会员登录 - 用户注册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东北法制网,实现法制中国梦!
当前位置:东北法制网 > 社会热点 > 正文

两套房拆迁遭遇不公平补偿谁来倾听杨世山呼声

时间:2019-10-31 15:07 来源:未知 作者:绿水 阅读:

 两套房拆迁遭遇不公平补偿谁来倾听杨世山呼声

 

10年前,安微省滁州市南谯区乌衣镇在开发建设中对乌衣镇四桥村菜庄队村民杨世山的第一套合法房子进行了强拆,一直没有得到任何补偿。

时隔10年后,杨世山的第二套房又在滁(滁州)宁(南京)快速段改扩建拆迁范围中,再次被列为了拆迁对象。“

这一次,杨世山说:我将用生命捍卫自己的合法财产,在赔偿没谈妥之前绝对不搬。为自己讨公平,就是为国家争公平。”

杨世山不会妥协当地政府非法的强征强拆

在滁(滁州)宁(南京)快速改扩段中,让人感到惊奇的是原本畅通的四车道公路却受阻于一栋砖混结构的楼房变成两车道,疾驰的车辆常在此处变缓慢受阻,险象环生。民房前,一个身体单薄的中年男子独守屋前不顾疾驰而奔的汽车扬起的灰尘飘洒在脸上,双眼透射出警惕的目光扫射着四方。

马路对面,尘土飞扬。几台挖机挥舞着利器正在作业,一棵棵树木被连根拔起,一块块土地遭到破坏,变得千疮百孔。矗立在公路旁的一家房产商的广告牌标语惹人注目:“彼岸就是幸福。”可对于居住在这块广告牌对面的杨世山一家来说,幸福好似与他家无缘,全家人的脸上全是“愁云”一片。

 

据乌衣镇四桥村的村民讲,独守屋前的男子叫杨世山。在乌衣镇四桥村,杨世山是当地的“名人”。他的得名不仅仅他是四桥村受人尊重的村医,更因为他是南谯区乌衣镇政府在滁(州)宁(波)快速段中南段推行的“强征强拆"中有名的“钉子户”。当众邻纷纷外迁时,他没有离开;当轰鸣的机器把他家变成一座孤岛时,他没有退让;当拆迁办联合村委会以不签字搬迁就对他村卫生室村医的工作做停职处理时,他没有妥协;当他自谋职业,却被区卫生局给他“扣上”非法行医的帽子要对其罚款时,他更没有屈服。

杨世山的户口莫名其妙被空挂


在杨世山的独院前,说起自己的“壮举”,杨世山紧握拳头,语速很快,明显感觉到他非常激动。

 

他说,事情的起因一切源于第一套房拆迁时的赔偿。第一套房屋是由他父亲出钱,以堂哥的名义由同村村民处代购宅基地110.9平方米,在取得了合法的土地规划许可证后自建一栋221.9平方米的住房。房屋建好后。1998年全家举家从安徽省滁州市定远县老家来到南谯区乌衣镇四桥村菜庄队居住,并在此居住地入了户,户口性质为农村户口。为了生计,父亲将一楼两间房用于经营日杂百货店以补贴家用,并到到当地工商部门办理了日杂百货店营业执照。

2008年,南谯区乌衣镇开发工业园区对四桥村大肆征地,杨世山的第一套住房被列为了拆迁对象,依照农村户口他家本应与村里其他村民一样享受到村里按人头分配的公共面积的补偿款,然而他家却没享受到一分钱的补偿款。

村里的答复是:他家属于城镇户口为由拒绝了他家该享有的福利。

本属于农村户口的他家怎么会无缘无故变成城镇户口呢?

“原来,在2003年,四桥村范庄队队长周永海找到他以村里要规范户籍住址与户口簿登记一致,便于管理为由要走了他家的户口簿。当时,周永海要走户口簿时,还一再承诺只拿去核实,一个小时后就归还。他信以为真,没有多想就拿给了周永海。当时周永海归还户口簿时杨世山也没在意,后来给孩子上户口时才注意到户口簿上的地址变成了乌衣镇车站北路23号,他随即到派出所查实,得知此地址的户主是乌衣镇法华村支部书记杨世国家的,而杨世山的户口则附在了杨世国的后面。”

“派出所对此解释为空挂户,即为一户两主,并且从原来的农业户口改成城镇户口。因当时没有牵涉到房屋拆迁事宜,也因为维权淡薄,他也就没有把空挂户口当一回事,并没有将此事放在心上。”

空挂户口剥夺了应该享有的补偿权利


空挂户口给他带来的伤害让杨世山至今欲哭无泪。

作为同时期拆迁的用于经营的其它家商户有的人分到了门面房,有的人按照面门房价格的标准给予了居住房的补偿,然而他家由于属于空挂户口,除了没有得到一分钱的补偿外,用于经营百货店的两间房屋也没有按照门面房的标准给予其相应的补偿,就连居住房的补偿都远远低于同期标准。

由于补偿太低,杨世山一家拒绝与拆迁办达成拆迁协议,导致10年前被强拆的第一套房至今没得到任何补偿。此时的杨海山才认识到当初队长周永海私自改其户籍是早就计划好的,作为生产队长,当初他应该早就知道要征地了,所以他就把杨世山家的户口改成城镇户口,让杨世山一家不不能参与生产队的补偿。真可谓用心险恶。

为了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杨世山当即要求村委会将其户口迁回房屋所在地,并重新改为农业户口,村委会已经同意了杨世山一家将户口从车站北路23号迁回蔡庄组原籍居住。

可是,由于房子己经被拆掉了,杨世山一家要迁回的地址已经不复存在。皮之不存,毛之焉附?村委会的同意书,对于杨世山来说,就是一纸空文,一张废纸。该迁的户口没迁成,该得到的补偿一分没得到。

停职处理高额罚款逼迫杨世山就范


就在第一套房屋因为被他人擅自空挂户口导致补偿权益被剥夺一直还悬而未决的情况下,2010年,滁(滁州)宁(南京)快速通道路南改扩建需对杨世山从范庄队村民凡波购买的宅基地自建的第二套房屋进行征收,也就是说杨世山位于乌衣镇范庄队的第二套住房又成为拆迁对象。

真可谓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这次拆迁补偿条款更是欺人太甚,居然只给补偿款,拆第一套房子的时候政府还答应给安置房,现在要拆第二套住房了,就连安置房也省了。杨世山需要用拆迁的补偿款自己去购买安置房,并且补偿款也低于同期拆迁户。

由于有前车之鉴,这一次杨世山说什么也不会再重蹈复辙,在一切还没谈好的情况下拒绝在任何协议书上签字。政府看杨世山迟迟不肯签字,就开始想尽办法找碴,首先从他的工作下手。

杨世山本于2004年考取安徽省乡村医生从业资格证,于2009年在乌衣镇白庙村卫生室担任医务人员,可是由于其不肯签字拆迁,镇党委书记兼拆迁办公室副主任对杨世山作出了停职处理,责令杨世山什么时候签字什么时候回来上班。

盛气凌人的领导以为这样就可以逼迫杨世山屈服,可杨世山并没被吓倒,倔强的杨世山自谋出路,并在2011年取得针灸科医师资格证书,于2012年在乌衣镇范庄开了一家证照齐全的推拿理疗室 开始了自己创业之路。

由于杨世山不在拆迁协议上签字, 2013年10月底,南谯区卫生局公然利用公权力以他未取得《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为由,对其处以罚款5000元,没收违法所得60000元的经济处罚。

 

在巨额处罚面前,杨世山依旧没有妥协,他知道卫生管理部门利用行政手段,以促成拆迁为目的,对其进行变相威逼,本身也存在违法乱纪行为。他声称要请律师维权,卫生部门才就此作罢,并没有真正要执行罚款。

杨世山经历了痛苦不堪的十年挣扎


从2008年第一套房子被拆到现在将近10年,由于拆迁补偿过低,导致第一套房屋拆迁补偿至今没着落,造成了前怨。如今,第二套房屋又面临拆迁,可是政府给出的两套房子的补偿条件甚至不及其他拆迁户的一半,又造成了今天的新仇。前怨新仇导致了如今杨世山一家与政府展开了激烈的拉锯战。10年来,杨世山成了本地区唯一的“钉子户”。政府不断地给他一家施压,各种的软硬兼施都用尽了,可杨世山就是不屈服,他也采取相应措施积极应对,不仅请律师打官司,还自己学会上网,利用网路发帖维权。双方互不相让,至今僵持不下,处于胶着状态。

2017年11月16日晚20时许,杨世山以微信朋友圈的形式将该政府强拆事件借助网路媒体公布于众后,当晚24时许, 杨世山家就遭遇了被铁丝锁门、铁棍砸门、石头砸窗、电线被剪 等一系列恐吓事件。当时杨世山就拨打了110报警电话,110警务人员赶到时寻畔滋事的人员已经逃离不见踪影。杨世山一家被铁丝反锁在屋里欲出不得,110的警察将铁丝解开才得以将门打开。因为无人死亡,110警务人员做了相关的记录后就离开了。

这件事虽为造成人员伤亡,但却让他一家人遭受到心灵上的创伤,四岁女儿因为遭到惊吓,每天晚上噩梦连连,啼哭不止。年迈的父母得知此事,整体忧心忡忡。随着工期尾声的渐渐临近,类似的恐吓事件有可能还会持续上演,老百姓的生命及财权谁来保障?女儿小小年纪纯净的心灵就被蒙上阴影,到底该谁来承担责任?老人整体提心吊胆,背上沉重的包袱,精神备受煎熬,到底找谁申诉?

尽管如此,杨世山依然表示会抗争到底,不管遭受怎样的威胁恐吓,他相信黑暗就回到来,黎明就在前方。他始终相信冬天来了,春天就不远了,只要坚持到底,就是胜利。

受到这几年来,看着周围的房子被一间间的拆除,杨世山一家一直坚持到最后,随着工期的推进,镇政府已经断了杨世山家门前的路,眼看拆迁已经迫在眉睫,可是杨世山真正的权益还没有落实,碰到这么多糟心事,怎么能让杨世山一家看到幸福?

在镇政府眼里,杨世山就是一枚难拔的钉子。“我们不知道他到底要干什么?为了他家房屋拆迁的事,我们多次主动要求与他商谈,可他总是拒绝见面。他这样做人太累了,但他似乎以此为乐。”接受采访的镇领导抱怨说。

杨世山反映户口莫名被空挂没享受到村里平等待遇的事,下一步政府将进行核实,但他不能以此为筹码提些过分的要求。滁(滁州)宁(南京)快速改扩段迫在眉睫,他就是想拖延时间,争取补偿的砝码,争取利益最大化。

“拆迁人既有安置的权利,也有搬迁的义务。”如果政府满足他的要求这对其他搬迁的居民及不公平,如果他非要一意孤行,政府最后就只好走法律程序进行强拆。当然,拆迁是一件非常敏感的事情,尽可能协议搬迁。“我们一直坚持依法拆迁、以情拆迁、和谐拆迁。”

政府啊,请你们倾听杨世山的呼声


针对镇政府的说法,杨世山给予了极力的否认。他说,作为一个普通的百姓想要的无非就是安居乐业,为了乡镇道路建设他也愿意配合政府的合法合情合理拆迁。10年前政府因为征地,拆了他一套房子。如今,又要拆他家另一套房子。政府给出的补偿房屋面积每平方900元,商业住房每平方1400元过低。作为紧邻大都市南京浦口,其所在区域的商品住宅房均价为每平方6900左右,拿着这样的补偿款别说买商业住房做推拿理疗,就连拆迁安置房也买不起。不拆我还能靠近路边做生意,拆了连吃饭都成问题。

户口被改15年,房子被拆有10年,到现在政府还没核实;他是不是想利益最大化,不是拆迁办说了算,既然双方都已聘请律师,一切等法院审判结果来论证。

后记:杨世山声言:“肖书记说的工程项目合理合法,从2016年滁(滁州)宁(南京)快速改扩建工程项目开工以来政府从未向我家出示过任何相关的征地文件,也没有任何公示,尽管我们多次要求相关部门出示文件,可是他们始终没有拿出来,我要的就是合法性”。
我虽然也想要房子,但为的是我的自尊,我不愿意因为司法介入而被迫签订协议”。杨世山说。

本文来源于:

天涯

http://bbs.tianya.cn/post-free-6050447-1.shtml

凯迪

http://club.kdnet.net/dispbbs.asp?id=13207004&boardid=25&replyid=13207004&page=1&1=1#13207004

(责任编辑:绿水)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